01(1 / 2)





【主播再不回來,狗的口水就要滴到豆沙上了。】

這條彈幕飄過的下一秒,男生修長的手出現在了畫麵裡,他用乾淨清爽的聲音說道:“餅餅,下來。”

旁邊的麵團上有一個梅花爪印,一看就是這隻狗的傑作。

陶凜伸手把隻會上桌不會下的酥餅抱下來,洗過手,新換了一塊醒好的麵團到鏡頭下。

【狗狗犯錯小桃竟然也這麼淡定!】

【剛進來,主播怎麼沒設置願望盒,平台最近不是有比賽?不參加?】

“比賽?”陶凜念了一遍那條彈幕,“我沒有收到消息。”

陶凜的直播間目前在線五百個人,他隻是一個中下層的小主播,彈幕提的可能是專為頭部主播設立的比賽,所以運營沒有通知他。

【好像是給溫冷分區設的PK比賽,這幾天在預熱,剛才在彆的直播間聽人說了。】

一個陶凜熟悉的ID發言了,他無視著腳邊嚶嚶叫的狗,用滾軸開著酥:“我下播後去問問,謝謝。”

陶凜的直播間放著輕音樂,他說話的情緒也十分緩和,總讓人聽得昏昏欲睡,每次到了下播,都隻剩下零星幾條彈幕。

今天也是一樣,陶凜照例說完結束詞,在線人數沒怎麼跳動,和他說晚安的卻不剩幾個了。

陶凜把做好的糕點裝進盒子裡,打算明天拿去公司。收拾完廚房後,他拿起手機,在軟件裡找到了彈幕說的比賽。

細細地讀了一遍規則,陶凜發現是他的數據不滿足參加要求。

躺到床上,摸著酥餅柔軟的肚子,陶凜打開後台看自己今天的收入,打賞的人不多,但購物袋裡賣的廚具銷量還不錯。

果然直播最後的歸宿是帶貨。

陶凜很滿意,正要閉眼睡覺時,手機震動了一下,他重新拿過手機,點開了那條語音。

【親愛的,我今晚去你直播間了,你沒開比賽通道?】

【數據不夠。】

陶凜簡單回了過去,對麵是他同平台的主播好友林汿。

【你那個大老板呢,這個月好像都不在。】

林汿說的是陶凜的榜一,那人確實一個月沒出現過了,陶凜的手還沒放上屏幕打字,通話請求就跳了出來。

“寶貝,你沒加大哥的好友嗎?”林汿的聲音很好聽,偏中性的聲線,和略帶沙啞的音色,讓他的直播間人氣居高不下,一直在頭部位置。

陶凜在床上翻了個身:“他沒私信過我。”

“你不會主動嗎?”林汿恨鐵不成鋼地說,“今晚直播的時候也不求下禮物。”

“不習慣。”陶凜說,“酥餅今天咬壞了你送它的雞腿抱枕。”

那邊的林汿似乎沒反應過來陶凜的話題轉換,幾秒後才接道:“所以?”

“明天中午想吃雞腿飯。”陶凜說著,肚子配合地叫了兩聲。

直播站到現在太累,他又不吃宵夜,這個點還醒著就容易餓。

“……你明天中午請我吃雞腿飯,我明晚去直播間送個快艇給你,剛好湊夠數據。”林汿最後說,“就這麼決定了。”

第二天晚上,陶凜在林汿的幫助下,成功參加了PK比賽。

比賽規則是主播在直播間設置目標金額高於五百塊的願望盒,達成後會匹配金額相同的主播,兩邊的主播需要在一定時間內為自己拉打賞。

很常規的PK規則,唯一不同的是,願望盒設置金額越高,平台送的流量就越多,達成一萬塊的話,甚至可以上首頁。

陶凜對這種模式很不擅長,也沒有和人打過普通的PK,不過就算贏不了,能多拉點關注也不錯。

畢竟比賽的輸家沒懲罰,贏家倒是積累一定場數後,可以得到平台的獎勵。

【一顆糖果就能加入粉絲群喔,大家快來投喂主播吧!】

係統的自動播報跑過畫麵,陶凜正揉著麵,他隨口說了句:“粉絲群每月會抽人送禮物,中獎率挺高的,需要的觀眾可以考慮一下。”

【要禮物就熱情點啊!】

這是個沒有關注標的路人,一般這種彈幕,陶凜都會略過。

今天是打PK的第一天,陶凜試圖積極應對,他在腦內想了想之前誤點進的直播間風格,對著麥克風清了清嗓:“不需要九百九十九的鑽戒,也不用五百二的快艇,隻用一塊錢,就能get主播的……愛?”

陶凜完全憑記憶在背誦,毫無情緒起伏,彈幕瞬間多了好幾條吐槽。

【小桃今天怎麼轉性了哈哈哈哈】







没有了 書頁/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