洛陽祝壽(1 / 2)

鳶飛恃水 花*******嶸 1320 字 1個月前




見她這般乖巧的模樣,李玄逸歎了口氣,也就不再說重話:“這事就暫且擱下,洛陽有信傳來,皇奶奶六十大壽,邀請各地胄攜參加壽宴,奶奶在信裡提到了你,讓你此次前往洛陽賀壽。”

李令鳶一聽,立刻興奮起來:“這麼說,我可以去洛陽玩咯?”

“不止如此!哥哥還有件大事要托付於你。”李玄逸沉吟片刻,才緩緩說道,“南疆方麵,為表投誠,以千年雪蛤作為賀禮,聽說這雪蛤可解百毒,乃世間罕見珍品,若你能想辦法拿到雪蛤,哥哥也就不需要血引子了……”

“那雪蛤真能治你的病嗎?”李令鳶驚呼,其實她也不喜歡用人當藥引,可為了哥哥,她也隻是裝著不怕,否則也不會被那個死囚的三言兩語給嚇暈過去。

“是啊。”李玄逸頷首,“若真將雪蛤尋回,你也就不用整天想著給哥哥換血了……”

“那太好了!”李令鳶使勁點頭,“我一定幫你拿到雪蛤!”

李玄逸見妹妹滿含希冀的凝視著他,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柔軟的發頂,笑道:“出發之前,阿鳶就乖乖在家,多陪陪哥哥如何?”

“好呀!”李令鳶立馬應允,“有了盼頭,那我自然天天在家,哪也不去……”

話剛說完,就聽到李令鳶肚子咕咕叫的聲音,她本人頓時羞的漲紅了臉。

李玄逸莞爾,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尖:“看來要先把小豬喂飽了。”

李令鳶嘟著嘴,不滿道:“既然知道我餓了,那你倒是快端呀!”

“好好好,哥哥這就去端。”李玄逸哭笑不得,隻好站起身來,拍了拍她的腦袋,朝小廚房的方向走去……

李玄逸前腳剛走開,李令鳶突然變了臉色,朝隱於密處的暗衛喊道:“滾出來!”

話音落下,侍衛流玄從暗處走出來,單膝跪在李令鳶麵前,道:“屬下保護郡主不利,還望郡主降罪!”

“三天時間,把他抓來!”李令鳶冷淡的吩咐,神態陰戾,渾身散發著強烈的肅殺之氣,仿佛剛剛與人嬉鬨的並不是她。

“這……”那暗衛猶豫好久,才皺眉勸道,“那家夥看著身手了得,不易對付,若他離開廬州,恐怕不一定能尋到……”

“尋不到,你就提頭來見!滾!”李令鳶猛的拔高聲音,怒喝著,就連眼眸也瞬間變得猩紅。

“屬下遵命!”暗衛領命而去,很快消失在房間裡。

可就算暗衛離開,李令鳶心頭的怨恨依舊無法疏解,她咬牙看向窗外,憤憤然:一個死囚,敢欺負到本郡主頭上,定要將你五馬分屍、挫骨揚灰、碎屍萬段!

從小到大,李令鳶從未受過這般羞辱,一個爛泥裡的賤奴,居然敢碰她,甚至還將她的耳垂咬破……

想及此處,李令鳶更是恨意滔天,胸腔內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燃燒,幾欲炸裂。

她雙拳緊握,目光閃爍不停。

那個該死的賤奴,她絕對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。

……

而另一邊,李玄逸領著食盒站在池塘邊,他雖看著雲淡風輕,可另一隻手卻攥成了拳頭。







上一章 書頁/目錄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