郡主受辱(1 / 2)

鳶飛恃水 花*******嶸 1396 字 1個月前




不等李令鳶開口,就見十一低下頭湊到她耳邊輕柔呢喃:“你的血,很香,也很甜。”說罷,便肆無忌憚的露出獠牙,咬住了李令鳶敏感的耳垂,甚至將她的耳垂咬破皮。

細細點點的血珠從李令鳶耳旁滴落,染紅了她雪白的鎖骨,十一的嘴唇順勢滑落至她白皙的脖頸。

“畜牲!放開我!”李令鳶終於忍不住悶叫出聲,她的胸口劇烈起伏,雙頰緋紅,渾身軟綿綿的使不出一絲力氣,隻能任由十一將牙咬在她的脖子上,似乎真要吸食她的血液。

“我本想明日安安靜靜的死在這,可你,為何要逼我呢?”十一似笑非笑的看著她,“能囚禁在此的,必定是罪大惡極,我這樣的人,你招惹不起!”

李令鳶那還敢回嘴,她本就是養在深閨的嬌女,雖驕縱了些,但絕不是傻,這種時候,保命要緊,哪裡顧得上尊嚴。

“好漢饒命啊!我也是救人心切!不得已才出此下策!您饒了我!我願意奉上黃金千兩報答您!”李令鳶連忙求饒,可她的腦海中卻是折磨這惡徒的另一番景象,腰斬,車裂,五馬分屍,千刀萬剮,淩遲之後再淩遲,反複淩遲……直到死透為止!

十一低眸,微微一笑,舔了舔自己乾癟的唇瓣,“哦,是嗎?黃金千兩?”

“對對!全都給你!”李令鳶拚命點頭,“還請饒我一命。”

十一暗笑,目光幽暗:“這麼一聽,你的命豈不是比黃金更值錢?”

李令鳶頓覺不妙,驚恐萬狀:“不……不要殺我!”

她不想死!她還年輕!她還未曾嫁人,還嘗過男歡女愛!她想活著……

“去跟閻王告狀吧……”十一邪魅一笑,抬起滴血的長劍,指向身前早已嚇傻的美人兒。

李令鳶尖叫一聲:“啊——”

劍還未揮來,就嚇得昏死過去……

十一無奈的看著嚇暈過去的李令鳶,這膽子可真是小的可憐啊,他歎息一聲,伸手摸了摸她柔軟的長發,“怕了吧……”

隨即將李令鳶扛起,一路做挾持狀,成功逃出了天牢。

等十一劫持李令鳶出了城門,城東密林處就跳來一個做黑衣打扮的青年,他瞥了眼十一肩膀上扛著的李令鳶,眉間微蹙:“老大,你再不來出來,明天我可要劫法場了!”

十一挑眉,看了眼四周,確定無其他同類,這才小心翼翼將李令鳶放在地上,眼神冰冷:“上頭又來新任務了?”

“果然瞞不過你,洛陽城最近新開了家鬥獸場,根據可靠消息,這幕後之人私下買賣宮中情報,上頭讓我們調查清楚……”小五壓低聲音道,“隻要你不死,組織總能找到你……”

十一像是沒聽見般擺了擺手:“行,你先去,我隨後追來。”

起碼,要等李令鳶的人追到此處,他才好徹底離開。

“老大……”小五皺了皺眉,欲言又止,“師傅的死不是你的錯……我知道你內疚……可……”

“閉嘴!”十一表情痛苦,語帶沙啞的吐出了兩個字。

九月中旬,他同師傅一起跟隨組織到這廬州追殺叛黨餘孽,卻不想被對方提前掌握了行蹤,來了個甕中捉鱉。

雖他們成功逃脫,卻被組織內部的細作出賣,而他的師傅卻替他擋了毒箭,當場斃命。







没有了 書頁/目錄 下一頁